纯净高效的分享传播平台,不论你是摄影达人,还是摄影大师,只要你喜欢摄影,希望和大家展示和分享你的作品,请关注或投稿吧。(投稿:请点击国家地理摄影主页导航栏中的投稿或复制连接到浏览器http://www.lofter.com/contribute/geochannel/new)注:暂不接受网址连接投稿方式和带有外链的投稿方式。

费宁克思:

每张照片的背后,多少有点儿故事,一年过去了,我把它们整理成了日记,而你,又是否愿意听我的故事呢?

前夕

2015.5.25
阴雨

       翻开惠东的历史天气,就像翻开初中那本语文书,好不容易才在上面找到好几张可供"二次创作"的李白呐,杜甫呐,鲁迅呐什么的,大抵如此,阴雨雾天对于惠东就是那么司空见惯。尽管日出日落、星空火云不是惠东海岸线的强项,但大伙儿造访此地何尝不是奔着海藻去的呢?在阴沉得几乎是50度灰的海天一色下,这冰冷岩石上的奇妙生命力难道不是天赐的自带高级灰属性吗?而我,又何尝不是奔着这闪耀的深绿而来。
       前一天的晚上,我们还在为这趟3天的短途行程做计划,知己知彼下,面对这铁了心的阴雨天百战之下或许还能有一胜,而大伙儿为了这次会晤之旅也是够拼,有打着辞职旗号的,也有打着离婚旗号的......
       启程路上,眼皮底下飞速后退的高速绿化带,远方深一块浅一块的层云缓慢划过车窗,在脑海中印出一道道灰色轨迹;无趣的道路,无趣的天,可以嗅到,大伙期待的初心仿佛被这黯淡的一切逐渐侵蚀,把这一整天的满腔热情硬是消磨在了这二百公里路上。
       ...迷路,跟丢在街口,反正经历一番舟车劳顿后,总算找到一处安身之所。区区盐州小镇,娱乐业倒是应有尽有,一条路上便罗列数家夜店,在后巷的疏水渠盖上找到破碎的药瓶和使用过的针筒就像在自家厨房看到蟑螂一样平常;本该贴上"建设和谐社会"的路灯广告牌也被换成禁毒宣语,仿佛前者已然不是当务之急,种种迹象让我们对这片区域的治安不敢掉以轻心,为这次本该愉悦的旅程增加了一丝紧绷的神经。

 

 

 

一、南中国海岸线上的激情

2015.5.26
阴雨

       摸黑穿过约莫一公里的丛林和泥地,我们沿着海岸线向东行进,到达昨日预先探索的位置;孤独、冷漠,漆黑中聆听海浪时,这是它话语里所透露的气质,时值凌晨五点半,天微亮,高层云雾厚重,我们预料到这种坏天气将会一直持续,既然一心寄望于海藻,也就无所谓喜怒阴晴吧。
       凌晨6点,我抓起支好的相机便往边上跑,这一带海浪相对较为汹涌,浪高足有2米,狼爪般的海浪抽干它底下的海水,露出深色湿润的沙滩,在浪卷中间形成巨大的空气泡,一爪落下,瞬间拍扁,急剧逃逸的空气产生巨大的振动,牵动着我的耳膜,在脑中产生震耳欲聋的声响。我在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观察了大概10分钟,前方一波未停一波又起,天真以为拍岸间隔有规可循,幸好浪涌水平总体不高,而天色越发明亮,阴云之中仅剩的几处明暗错落也将随太阳的升高而逐渐抹平,我趁浪涌回退之时迅速进入,死死把三脚架按住往下施力,既稳住机位,同样给自己身体一个平衡的支点,试探清楚浪涌的力度后,才敢松开手来调整构图及设定参数。
       阴天是地球制造的巨型柔光箱,在这种光比适中的环境下,是向右曝光的最好用武之地,甚至不需要BKT;F8拍摄远方的天空,F11拍摄前景,一片ND64用于取前景水流的拉丝,一片ND1000用于取海面长曝光下的雾化,后期就是精确制导,指导着你前期审视画面每一个元素的安排与构成,然而在临近尾声的收官阶段,接二连三的几个浪头刮得我浑身湿透,浪涌亦越发凶猛,俩次试图将我拉扯开去,前年便因为经验不足,因没有合适的鞋而赤脚上阵,寸步难行不单只还戳了满脚的伤口,回程路上血染纽巴伦,这次总算在潜水鞋的帮助下可以在潮湿的岩石上来去自如。
       与海浪的几番短兵相接后,我退回安全的位置,略显疲态,呆坐在了一滩水上,5月的盐州岛,精力旺盛的海岸线无休止的发出低吼,水凿之处,连岩石也得让出坚如磐石之名,我们正身处南中国的海岸线上,感受波澜壮阔的激情岁月。

 

 

 

二、萤火夜滩

2015.5.26
阴雨

       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守规矩的人,不以此为荣,也不以此为耻;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但人所不欲,亦勿施于我,"规矩"除了想象力,什么也约束不到,而在道德的框架下,我的所作所为又能出格到哪儿去呢?
       我知道这糟糕透的天气就像<<教父>>里Micheal悲剧的一生,不会照顾观众的心情,不会为世人展现奇迹,但连六合彩这种低胜率游戏都有数百万人为之疯狂,凭什么不让我为这下一次注呢?再渺茫,我还是相信会比前者更有希望获胜。
       这次,我依然没守住规矩,籍着天色的掩护,趁着潮退鬼鬼祟祟偷了一条小艇一个劲儿往远方露出的滩涂奔,说实在的,这可不像本图配文那样威武气势,即使是醉酒的摆渡人也不会连个直线都驶得东歪西倒,更不会频繁"触礁",比起配文中那艘仿佛缠绕着白色冷雾的魂灵的船只,我脚下的这艘实际上并没有比<<泰坦尼克号>>中ROSE在海上躺了一整夜的半边木门大,充其量,这是一块魂灵的泡沫板...总之吧,友谊的小船没有翻,它把我带到了一处二十分钟前还淹着水的湿土上,远离岸边并安静得可怕,目之所及插满了红树林苗,渐沉的天色让我有一刹那产生身处诡异梦境的幻觉。我寻思,在这片半淹湿土上,是否潜藏一角我想要的画面呢?前景的树苗若利用得当,或许能形成很棒的散点视觉,而远景中烟雾弥漫的山体并不需要我的特别关照,它这样就经已挺好,我苦思冥想,实在没有把握眼前这个场景将有什么作为,但又不可否认思路已有雏形,快门按还是不按,数码时代做这道选择题可比胶片年代容易太多了。当时间越过了某一节点,低潮过后便是高潮来临,刚才还是坚挺的土地现在每走一步都会随着下陷的脚印挤出水份来,天色正急转直下,没有人会想在入夜后的海中央浪荡,非战斗人员的我还是选择了迅速撤离,赶紧回归人类文明。
       达芬奇亲笔告诉我们,好的和有用的会被留下,我猜这是梵高的<<星空>>被留下的原因,这幅差点没让我看成是木星表面的惊世巨作也时刻提醒着我切勿重蹈十九世纪学院派的覆辙。最初,我只是单纯想提亮树苗、压暗环境,怎么说,它还是学院派的,可事情的发展总不如想象般顺利,当我做了这两步后,我所希望的散点视觉并没出现,在美的原则下,我选择放下规矩的方圆,一如既往,忠于自己,压暗环境与提亮树苗的程度循环渐进,慢慢地拼凑,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于真正世界的萤火夜滩。
       地球上没有懂发光的红树林苗子,我也没有拿着电筒给它们逐株打亮,更没有给这一整片土地通电。那,光从哪里来?光从心里来。 

 

 

三、诺曼底登陆

2015.5.27
阴雨

       坊间流传着一句至理名言:拍得不够好是因为你离得不够近。结果无论什么题材都总有人喜欢用这句话来解释世间上的一切瑕疵品,至少在风光摄影中我不认为这句话有什么指导性作用,倘若改成:拍的不够好是因为你冒得不够险我倒觉得这是铁一般的真理。
       第一天的拍摄位置(下面统称“你知道我说的哪个位置”)我就认为冒得不够险,当时位于我左侧不足十米的前景很令我印象深刻,是两块形似三角形布满海藻的岩石,一前一后一左一右有序错开,中间由一条起伏涌动的水槽一直通向海中,但我不敢鲁莽行动,这可不像你知道我说的哪个位置那样温和派,在海浪来袭方向有一片岩石缓冲,这里可是激烈的正面交锋,同是恐怖fen子,这可反对派作风得多;我不守规矩,但我也不作死,而且,这可是处于作死和求死的模糊过渡中....
       牵挂了两个日夜的场景,我了解以自己的性格还是会冒这个险。就在今天,驾轻就熟的我在电光火石的间隙间一跃而下,担心防雨罩扛不住猛烈的海浪,还准备了一把伞,心想伞溃之时便是我撤退之时,这不,脚刚触底,便吃了一记狠的,浪涌超出想象中的无情,我就像落入哄抢的人群之中,身不由己。我迅速撑开雨伞,从这一刻开始,从伞面上滑落的海水就没一刻消停,被冲击力压得变形的伞骨着实让我捏着几把汗,保得住小的保不住大的,没两秒的功夫,我已然浑身湿透,海水不停划过脸颊在下巴汇聚滴落,苦涩的盐分刺痛得双眼艰难半睁;要命的浪涌就像安利的推销员,只要把我拉进大海的漩涡就会获得丰厚的提成,逼得我双腿并列,好减少迎浪面积以hold住淹过大腿的浪涌作用在身上的力度。为了腾出手来调整相机,撑伞与握住脚架的担子一下子都落到了右手上,海浪施加到雨伞上的力度把夹着伞柄的食指和中指勒得疼痛难忍,我甚至开始怀念起佳能优异的单手操控性,经过一番难堪且尴尬的调整后,总算熬到神圣的快门时刻,拍摄过程中,每拍一张,就必须把粘满水雾的减光镜用镜头布擦拭干净才能继续进行,很快,用于擦拭的两片镜头布也湿透得无法使用,强行使用除了能给镜片留下长长的水痕之外什么作用也没有,我意识到,拍摄进行不下了,也怎么都没想到,竟然是镜头布使得拍摄无法进行。
       我狼狈撤退,就像刚从沉没的船中死里逃生,快门咔嚓响个不停,因为就连装在防泼臂包里的无线快门也受潮失灵了,我想起小时看过的<<拯救大兵瑞恩>>,也是一片长滩,灰与绿同是两场好戏的主色调,只是我的对手不是纳粹德国,而是自然之力,在这场毫无胜算的较量之中,作为百万盟军之中一员的我,没有倒下便是个人的胜利。

 

 

四、孤独星球

2015.5.27
阴雨

       在我的儿时,曾以为有那么一个地方,月亮特别圆特别大又特别亮,长大了才知道童话里的故事都特么是长焦拍的,但常识无碍我追寻儿时那美好的幻想,何况随着"技术"的日新月异,国外的专家早已为硕大的月亮和广阔的场景相结合而正名,他们管这类技术叫"焦距合成",但我不赞成这个叫法,因为这会误导人们觉得这是有别于带创造性的素材合成的其他润饰性修饰手法,我就不会如此故弄玄虚,我大方坦诚的说我这是在合成素材,无论你是用被正名后的焦距合成抑或是正名前的素材合成,不单止技术上没有差异,而且也都是为了让照片变得更好这个原则而存在,无需忌讳。
       多少过去一年,本辑最后一张<<孤独星球>>为这趟旅程画下如图中月亮那般圆满的句号。从开始到最后,后期的技法不断演变、完善,但审美始终如一,我深信:风格是一如既往忠于自己的自然选择,回顾一年,确是如此,我决心演绎一个诡异,喜怒无常的盐州岛,或许这和你平常看到的,稍有不同;纪实与超现实,或许,都沾点儿边。
       背上行囊,再度出发,摄影不是我的生活,它只是我行走路上的副产品,拍万张照不如行万里路,路上的风景,我用眼睛看,用心灵想,再用相机拍;爱上风光摄影的人都是和这颗星球同样孤独的人呐,我们不远万里,来到人烟稀少、远离世俗的边缘地带,谁不曾将烦恼远抛九霄云外,谁不曾落入与世无争的平行时空,心甘情愿地自个儿精彩,在孤独的星球上,芬芳自赏。
其实,我们都寂寞。

热度 ( 96 )
  1. 宇莫ek费宁克思 转载了此图片
  2. 悦生活国家地理摄影 转载了此图片
  3. edifice_2011逍遥 转载了此图片
  4. 风起时的海牙费宁克思 转载了此图片
    好想拍这样的照片

© 国家地理摄影 | Powered by LOFTER